「From little, With little, For little」Yumiko Utsu
——花蓮駐村與工作坊學員成果展

展覽簡介

在展覽的名稱中,Little意味著我的兩位女兒以及鏡頭下我所拍攝的那些事物。
這一次我帶著我的兩位女兒一同來到花蓮駐村。起初,身為一位母親的我拒絕了邀約,因為若將兩位女兒都帶在身邊,那將會變得難以進行創作。在日本,我的女兒們平日會到學校以及幼稚園上課,所以我有空閒的時間可以創作,但在花蓮並沒有專人可以照顧她們。但當藝術總監田名璋老師第二次問我時,我開始思考是不是真的能夠來到台灣駐村。去年我帶著大女兒一起前往在巴黎的聯展,在八天的旅程中,她學習到很多課堂外的事物,也更加了解媽媽的創作。除了在學校的學習外,我們也發掘到世界各地學習更重要也更有效。
對我而言,這也是一個重要的機會去了解另一個國家以及進行創作。在日本的時候,我感受到來自社會以及家庭的壓力,要成為一位好的母親而非一位傑出的攝影家。我的作品有的時候對於社會大眾的觀感比較負面,所以在拍攝的時候常會感受到難為情。這次來台灣,我可以藉著機會試著自己生活也試著離開日本創作看看。
事實上,在花蓮的日子充滿許多困難,而且一個月其實很短暫。最大的困難在於幾乎花光我所有的精力在照顧8歲及5歲的兩位女兒身上,除了養育他們,也常要帶他們出外走走,偶而還要解決紛爭。在日常生活上,也有非常多繁瑣的事情需要完成,包含購物、煮飯、洗衣等家務。因為每天有這麼多事情,時間過得非常快。以前,當我一個人的時候,我可以專注好幾天不吃不睡來創作,但在成為一位母親後,這樣的時間變得非常寶貴。現在我只能在深夜或是清晨來準備創作,不過這些時間我通常已經非常累了,所以常常無法創作出自己滿意的作品。
我的創作需要很多物品來完成,像是衣服、書本、生物、蔬果、魚、植物、玩偶、玩具等。一開始我從日本寄了很多創作所需的素材,但很不幸的,剛好遇到最近的COVID-19疫情,所以後來我改到花蓮當地的二手商店購買所需的物品,加上我沒有辦法寄送書本,所以也從東華大學的圖書館借了50本書來進行創作。另外,在花蓮這麼接近大自然的地方,我也抓了一些在住處附近的生物進行創作。
這15年的創作過程中,我運用大自然中的動物、昆蟲、植物、貝殼、石頭等媒材來進行與照片拼貼的創作,以世界各地的宗教、文化聖地為背景,再把玩具或玩偶跟自然的素材放在一起,製造出奇妙怪異的角色和景色,再將他們透過鏡頭呈現。我想,如果忘了自己也是大自然的一部份,人類將會走向滅亡,因此希望能透過我的作品來引起大家的目光,引導觀者重新注視大自然的一切,也許第一眼看到我的照片時會覺得奇怪、不協調,但正因為如此,人們才會想起那個對萬物充滿好奇的自己。
在我25歲以前我會拍些人像,但後來生性害羞,就沒有繼續拍攝,這次來到花蓮駐村創作,想說這是一次好機會,所以就以我的兩位女兒和幾位學生為對象拍攝,這是這次很大的收穫。而台灣豐盛的水果蔬菜,還有烏骨雞、全雞、特別的魚種等,總是吸引我的目光,這也是這次駐村的收穫。這次在快速的拍攝下,雖然不像我在日本的工作室裡拍得那麼繁複,但是也有簡潔的創意,透過短暫的時間,我也創作了許多作品,只是這大概是我想在台灣創作的百分之三十而已,我還有好多好多要拍的喔!我總是像那即將潛入深海的鯨魚,深沈並持續地探險。
最後感謝所有幫助我的人,好地下藝術空間的田老師、助理芳儀、四位實習生,還有特別感謝被我拍攝的學生們,也感謝給我創意源頭、陪伴著我、也讓我糾結著的我的兩位可愛女兒。

工作坊學員名單

​韓志翔、王子瑜、陳筠芝、陳昱璇、高穆凡、馮元、楊鈞凱、劉鎮誠、楊耀文

藝術家介紹

Yumiko Utsu

​1978年出生於日本東京,2001年畢業於早稻田大學文學系,是日本重要的中生代攝影家。

Yumiko Utsu為第26屆日本HITOTSUBO獎第一大獎,參與過多個國際重要的藝術節展出,包含韓國大邱攝影雙年展、中國平遙國際攝影節、巴黎攝影博覽會、瀨戶內國際藝術祭等。不同於日本攝影的傳統,Yumiko Utsu的作品富有濃厚的超現實主義,擅長拼貼創作,以綺麗而古怪的靜物拼盤,挑釁沾滿慾望的人間。

展場空間

開幕茶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