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花蓮青年藝術創作培力展

策展論述

​有鑒於近年觀察到花蓮在地策展人與藝術家人才培育的急迫需要,在今年初「好地下藝術空間」開始規劃這次的「花蓮青年藝術創作培力計畫」。這個計畫針對青年策展人與青年藝術家兩個部分,邀請花蓮在地策展人蘇素敏與藝術家汪曉青指導,透過講座、討論會、工作坊等的實務操作,創造當代藝術家的青年創作者與策展人的交織培力,讓策展與創作互相激盪,最終由參與的學員與講師共同討論,執行一場階段性的成果展覽。

透過具體的實踐─展覽,讓學員的想像具體化,並且也增加了許多不同的展覽經驗,這之間也看到大家的創意和成長。詹和諺的科幻漫畫,開始注意畫面中如何適當的傳達內容和說故事的方法。徐歷權的地圖創作,在這次展現中,增加了互動性,讓地圖上加入了更多人的味道。汪湘瑋此次的瓷器彩繪,跳離了原有圖像上的創作,帶入了個人家族史的探索與身分認同。謝素芬則是持續了關於母子關係的創作,但更加實驗性的加入了互動聲音與行動體驗。鍾萍佳一貫地關注環境生態議題,透過對於鱉溪的觀察和展呈,期望對於復育溪流生態的可能。王思涵是一位心靈工作者,透過環境氛圍的營造,讓觀眾可以面對自我,與自我對話。

這次的培力計畫可以看到每位學員的具體成長,並且勇敢的再往前邁向一步,這也是本計畫原初的構思:如果我們假設經驗是可以交流傳承的,那麼我們怎麼樣透過一個機制來運作,讓原本被動的/自然的產生〈傳承〉,變成主動的/機制的運作,並且在優秀的講師帶領下,給予許多的寶貴經驗,並且排除了體制內的太過規律的運作方式,讓這次多方向的互動是有機的、良性的、不帶教條的、啟發的、創意的等等來引導學員,達到預期的創作培力想像。
 

參展人簡介

展場空間

《「花蓮漫步」地圖創作展》

創作者│徐歷權

「如果有機會做一張花蓮旅行地圖,你會想介紹什麼?」

在花蓮文創園區與東大門夜市之間的區域被稱為「溝仔尾」,這裡曾是花蓮最繁華熱鬧的地方,民國初年已有許多商家林立。隨著花蓮火車站遷移,街區逐漸沒落,但溝仔尾仍然充滿許多歷史記憶與當地文化。近年在返鄉創業潮帶動下,溝仔尾長出許多新興事業,地方緩慢復甦的同時,也開啟人們對於地方的想像。

花蓮依賴天然資源優勢,有源源不絕的旅客,反倒疏忽了文化觀光的發展。例如作為國際觀光城市,中英文導覽應是基本,地圖資訊應以遊客需求為出發,清楚標示公車站牌、警察局、公共廁所與提款位置,基本服務有了再來談論地方亮點。因此本次計劃命名為「花蓮漫步」,製作地圖,嘗試強化花蓮文化觀光資訊、透過地圖讓溝仔尾成為亮點、並希望由在地居民參與製作。

這是一份在地人向旅人推薦的城市探索提案,由長期在花蓮生活的人們,在日常漫步中進行城市觀察並提出倡議行動。透過對地方生活的內容採集,用趣味的方式看待地方,線上媒體「花蓮漫步」,與實體策展同時經營。 「城市探索」是計畫核心,嘗試思考新世代遊客,重視體驗、打卡拍照。整體內容以策展的形式呈現,在花蓮文創園區舉辦為期半個月的「花蓮漫步-城市探索設計展」,僅作為遊玩花蓮方式參考,讓旅人自行與地方產生連結。

在此次展覽中,我們邀請您一起來為地圖進行二次創作,廣納意見共同決定地方亮點,花蓮漫步計畫將實體策展的遊客反饋,好地下藝術空間的地圖二次創作活動,再次整理圖資,製作電子版本,提供網路下載。地圖只是工具,更重要的是呈現地方觀點,期待花蓮成為更友善豐富的城市。

《我願意》

創作者│王思涵

在進入真正路路途的那扇門前,你敲門。
「你是帶著什什麼樣的自己進入這裡, 你是否願意先放下全部的自己?
唯有打破原有的自己才能真正成為⾃自⼰己, 找尋其中真正的奧秘。
「你願不願意?」

《還地於河-鱉溪的前逝今生》

創作者│鍾萍佳

人,依附自然而生;水,是大地之血脈。守護環境、恢復生態、復育物種為得並非其他生命,正是為了自己。

花蓮富里一處以哈拉命名的部落,擁有一條以鱉為名的溪流,卻鮮見日本禿頭 鯊(HARA)和鱉溪的蹤影。這裡與台灣其他溪流失去河川生命力的歷程相像:開發兩岸土地使得河道縮減→ 穩固流域範圍採取三面光水泥工程加固→搬走河中大石加速向上侵蝕→ 畜牧 業廢水 造 成水 質 優 養 化 → 農 藥 和化學 肥料汙染→外 來 強勢物種壓迫本土 生 物 。

現在, 鱉溪的整治規劃由地方居民提出想像, 政府與民間團體協助支援,實踐對於家鄉溪流的情感。在石厝溝溪 上, 阿美族族人保留祖 先沿著陡峭山勢開鑿的百年水圳,並成立巡水員維護 。在南邊之地 Timolan  田 區, 原本是石塊堆疊而成的高灘地,用來種植農作物,現在集眾人之力營造成生態保育池 。

在復興橋下潭埔堀 ,有一支壩堤掏空、鋼筋裸露、年久失修的攔河堰,成了洄游性生物的阻礙,族人在捕魚祭時,得買魚放進溪內;因此 ,居民討論研發臨時性、簡易式的人工魚道。

鱉溪 , 能不能讓鱉重返 ? 族人能不能再去捕魚 ? 孩子能不能到溪邊玩 ? 下一步還要改變什麼 ? 我們可以為它做什麼 ?

《而我,是誰?>》

創作者│王湘瑋

“我曾以為我的家族沒什麼故事,但是尋根之後,我發現,其實人人都應該有故事。”

尋根是朦朧的追溯,握著零星的線索,去尋找”我是誰”,”我的家族從何處而來”的答案。在奶奶逝世後,我才開始追溯家族源流。外省(湖南土家族)與原住民(阿美族)的文化重疊下,從未生活在兩者文化環境中的我,是陌生,卻也好奇。藉由繪製自畫像來拼湊出自身想像中的多元文化的意象。

《生有時/生命有其時系列一》、《生命的最初》、《生命的承載》

創作者│謝素芬​

孕視
懷孕對女人是怎麼一回事?
是興奮、是擔憂、是期待還是害怕?
是體型變了、動作變笨拙、還是一旦卸了貨,
什麼改變都沒有?

懷孕於我是孕育新生命、有著疼痛與感動,
隨著孕育生命,我的生命也開始轉變,
隨著承載生命的重量,我的生命也變得更寬廣。

《野星WILD PLANET – 308》

創作者│詹和諺

新紀元年(西元2075年)科技與醫療的進步並沒有給人類帶來幸福,反之過度暴漲人口與人類的貪婪加速了世界的崩解。瘋狂生物學天才 史坦因 發明了裝置 「傑克的魔豆」,運用植物的力量重塑了地球,強制引發大滅絕,讓地球成為由龐大智慧植物主宰的星球。存的人類文明 圖波帝國 帶領倖存的人類重返地球後發現,人類再也無法以自傲的智慧統治地球,且在動植物面前宛如塵埃一般的存在,人類靠著微不足道的「科技」在這陌生的「野星」中苟延殘喘。

惡夢的308實驗室 ,回憶主角的夢境之中,一位位於前哨站出發的採集者,在路途中迷路,被大型生物追擊,誤打誤撞,進入了主角一家人所住札的308實驗室。躲過大型生物的追擊,原以為安全的渡過危機,但採集者所攜帶的素材發生變化,在狹小的實驗室裡成長為一隻凶惡的生物 ,眾人難抵兇惡生物的攻擊。

此時,主角驚醒,這是夢,兒時的夢魘。主角握著自己的義肢,爸爸主著拐杖上樓,安撫主角…

主辦單位:好地下藝術空間
贊助單位:文化部
組織營運贊助:國藝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