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地——Emerge新秀展  藍仲軒 陳宇如 雙個展
Sights/ Sites – Emerge Artists  ​A Duo Show by Chung-Hsuan LAN and Yu-Ju CHEN

展覽論述

Sights/ Sites: Unreplaceable Alternative Space
見地—不能替代的替代空間
「一件作品最重要的並非它的意涵,而是它的作為,以及它之所誘發。」——李歐塔

「見」「地」
以「見地」為名,一方面強調提出高見(sight),另一方面則著重於地方基地(site)特質的顯現。替代空間的生成(becoming)並非複製單一種類似的樣態,每個發展體在台灣的土地上,總以其特殊化的在地精神、文化特質與空間習性,孵化出的多元變形蟲。「見地」一詞,作為思想觀點建立的起始,以提出獨特的觀點為方向,探討創作者個人(private)在面對社會環境、全球化、教育體系等大框架下,如何回應並提出私人式理解,而以這種小敘事(little narrative)作為一種面對高度同質性的政治正確藝術發展的對抗。在此,私人姿態並非傾向喃喃自語的內心小劇場,而是面對甜美流行與左派洪流的消化與反思,並能提出異質性的個人見解。此外,「見地」也指稱看到「地方性」(locality)所強調的部份,也不僅是因為地點(place)差異所造成地貌環境外在必然的不同,「地方」在此作為包含共同記憶與連結的基地概念,綜合了集體性的區域認同。如何能深化這種集體記憶與意識,在消化與咀嚼後,不再以某種文化符號拼貼簡易的被再生產,而是真正與地方所長存的共同經驗凝結出的思想與感性結晶體。

變動性平台
「見地」作為凝聚想法與地方的交會與遭遇(encounter)。此命題不是一個僵化的題目框架,在一已完全設想的架構內,等待提出相符合空缺的對應項。相同地,「見地」所想要討論與匯集的也不是一個沒有聚焦的,可以任意妄為,甚至漫無目的的空談。反之,如何作為彈性的框架(frame),在這具有持續發展性質的平台上,以「替代空間場域」其歷史脈絡與未來可能作為發想,意圖在組成會員(過去)、正在觀看的參與者(現在)與即將加入的新秀(未來)的時空軸線,配合南北地域的空間軸線,投射出一個關於「不能替代的替代空間」的想像,打破單一地區所形成的信任圈與階層,在地域性和空間範疇相互滋長與建立新的良性循環。「見地」作為一個展覽,也同時是在藝術世界做播種動作,使仍處於「變形」階段或未成形的年輕創作者,在如此的過程之中,有機會發聲與堅定自我信念。

不能替代的替代
替代空間(alternative space)不是被中心論述主宰而被排斥的邊緣(edge),其所代表的精神是場域空間的實驗與實踐自我的相信,其不為頌揚同質性的準則所存在,不依附在大多數所認同的正確,不妥協於教條地指指點點,而是以創作慾望做為對抗現實的利器,作為與主流的分歧。替代空間所呈現的姿態,不僅作為一種區別於流行性藝術的發展面向,其整體發展也作為介入社會與藝術的方式。這樣的介入並不是企圖建立另一個更有效的真理,換言之,替代,不是為了取代(replace)其他空間,替代二字其所代表的是另一種異質性的關注顯現,作為一種差異的樣態,不同性質發聲的補綴(patchwork),期待其他相信者的一起發聲,彼此未必有所共識,但,其主要所企求的面相還在於特殊性的被發掘與被看見的可能,一起以相信、想像與理想在一條破浪的高峰點上,盡量保持著某種絕對性地平衡。

藝術家介紹

展場空景

己心|藍仲軒

忌,己心。2017年的9月,我前往芬蘭的Arteles Creative Center駐村,而當時正值台灣的農曆鬼月。在芬蘭,我的居住在森林之中、湖泊之旁,與熟悉的城市紛擾保持著距離。但即使在地球遙遠彼端的荒林中,我仍在接收著來自台灣,關於鬼月禁忌的社群網站貼文、新聞報導、甚至親友的叮嚀。我質疑著這些規矩,我欲拒絕他跨界的束縛。錄像中,我有意識違背著數個我所挑選出來的鬼月禁忌:搖鈴、在室內撐傘、喊自己的名字、拍肩膀、在室外晾曬衣服、吹口哨、靠牆、接近水源。我並不激烈的觸忌,而是在一片純粹的自然中,做著純粹人的行為。「己心」將由各式的電視播放,意味著禁忌由過往至今在不同時空的相同影響力。電視亦意味著傳承禁忌的社會、家庭、媒體。每一個錄像長4分鐘,取死之諧音,並在最後一分種將畫面將逐漸淡出轉黑。轉黑可以看做一單純的影片編輯手法,或是因觸犯禁忌而被黑暗吸入。「己心」溫和地抵觸著禁忌,反抗這些人造規則的地位。而我的無害舉動唯一能招來的鬼,只有你我內心中的鬼。

 

2017/錄像/04:00     

霉味先覺|陳宇如

在第一次參觀位處地下室展場的場勘經驗中,最直接的感官體驗便是氣味,不管是在與人交談或是觀看作品,霉味一直被我所清楚意識,如何能夠將霉味納入作品?森林潮濕的氣味是我用來收納霉味的轉換,用森林所擁有的一些表象來喚起與森林氣味之間的連結。

造型有機已經被風乾的植物,放置於材質與其相同但經過裁切與打磨過的木材基座上;滴落的水滴與地下室本身偶爾會不知道從哪裡滲出來的水、在較為質樸的展場,安置一個細緻雕琢的裝潢物件在入口的玄關處;用來潔淨雙手的水,同時也使得黴菌得以生長,將展場納入作品,將作品與展場混淆,形成他們自己的迴旋,遊走於這兩者之間。

蓁榆問我霉味與森林的氣味之間的關聯
我:「森林的味道有一種濕濕的潮濕的那個味道和地下室的霉味很像」
榆:「但霉味和森林的味道不一樣啊」
我:「對,我知道他們不一樣,但我感覺他們有很接近的部分,就是那種潮濕的……,我也說不太出來,到底是森林哪個部分,因為我去爬山的時候也沒有很仔細的分析或思考森林的味道,但他們兩個之間就是有種很直覺的連結」

爬山得時候,森林的氣味並不曾被我仔細體驗,我也從來沒有思考或分析過他究竟是怎樣的味道組成,我能回想起來的僅僅是一坨模糊的整體,和一些片段的定格畫面,所以我說不出來到底是哪個部分與霉味接近,但我的大腦裡發出了一些微弱的訊息,直指他與霉味之間的相關。

我開始懷疑究竟這樣的直覺可不可靠,會不會其實不值得採納,因為它過於直覺,我分析不出個所以然,於是我搜尋了網路關於森林的氣味,發現了“濕土與腐葉”,在一篇如何自製腐葉土的發問中看到,在潮濕的葉片中尋找上頭有白色不規則白毛狀的葉片,將他放入落葉與土中,可以加快葉片分解成土,因為那個是葉霉。長期的潮濕與通風不易使得黴菌在牆壁的孔隙中菌絲生長並逐漸侵蝕;一層一層堆疊上去的落葉,在土壤與落葉最底層那個接觸的區間,濕氣悶積,葉霉分解,葉片緩慢的因為菌絲的緣故化成土壤。

或許說不出來的直覺並非平白無故,他只是超越了我們用意識所意識到的世界,而且比起意識更為敏感,就像我從來沒有意識到森林的味道中包含了葉霉使葉片腐化分解的味道,可是直覺卻可以將它直接的與霉味做連結,當我們在用意是認知或辨別這個世界時,同時也有許多部份是不被我們所意識到的,僅僅是透過了身體的一些受器,而那些感知是發生在意識之外,在之後的日子裡以直覺的方式產生,他涉及的是一個感知的整體,不管是在有意識還是無意識的情況下,但相較於有意識,在發生的那些時間點沒有被意識所意識到的部份可能反而更加敏感、特殊、強大,是我們自然就擁有的能力,像心臟的跳動、消化系統的運作、他不需要我們特別去進行或意識什麼,但一切都在運作中累積中,那些無法馬上解釋出來的直覺及連結,可能反而更是一種與生俱來的感知體驗及顯現,超越意識所能觸及到的地方。

潛意識:下層的冰山指透過上層的一小角顯現

開幕茶會

明義國小導覽

主辦單位:新樂園藝術空間
協辦單位:好地下藝術空間、新浜碼頭藝術空間
贊助單位:文化部 台北市文化局 
 媒體夥伴:ArtMap/ a+ ArtPlus
視覺設計:蔡家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