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精後記 呂瑋倫個展

展覽簡介

【遺精後記】是一個兼具酷兒身份的家族獨子,在回返家族場域後,可能承繼的譜系意義與家族語境。

承繼可能是對譜系的一種擴充,也可能是一種揚棄。創作者以「遺精」比喻自己末代獨子的處境,並置「酷兒」與「獨子」兩個身分,用一部虛構的家族史〈吕氏族人〉,回應傳統譜系書寫中的父權意識與承繼問題。族史之外,再回到家族場域之核心,以老家、墓厝為錄像作品〈陌生人搬家前夕〉的現場,記下酷兒獨子的叛逃與回返、尋找此際「遺精」與家族、與祖先之間可能產生的對話空間與情感關係。

 吕氏族人

〈吕氏族人〉是一個別於傳統家族史的族人譜系。傳統族史的書寫是一套「陽具/繁殖」的檢驗機制,原則是需滿足父系血緣的承續問題。無能承續,書寫即止。我是個不能/不願通過繁殖檢驗的獨子、族譜面前的殘軀。我試著將殘軀與獨子兩身分放在一起,在陽性的家國史敘事之中,想像另一種「族」、「史」的建構方式。
若譜系書寫的傳統最終是為指向某種「正典」的敘事情境,那麼這個為反譜系而生就的譜系,它的構造、它的媒材、它的內容、它的展示,即被賦予進入逆反的語言裡;它是斷截的、它是自我去勢的。它將無法入框,而不能久存;無以傳世,因後繼無人。它們將依附在家國歷史的外緣,卻取徑於次文化、文學史、神話、小說,並在創作者的生命中收束與編整,以某種「不夠正典」的姿態,與傳統的譜系互而相望。

 陌生人搬家前夕

〈陌生人搬家前夕〉發生在2016年的除夕與清明節。作品內容分三個部分,依序是〈遺精〉、〈尋山〉跟〈水經〉。我透過這件作品,記下此際「遺精」與家族、與祖先之間的關係。

呂瑋倫

1993年生,現為東華大學研究生。

展場空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