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迷途乎Ē mí tuó Fó 花蓮青年藝術培力展

策展論述

文 / 策展人 汪曉青
「阿迷途乎」是挪用「Ē mí tuó Fó」所創造出來近似年輕世代的流行用語。以此來表達四位青年藝術家對於困惑的呼喊。他們挖掘貼近日常中的不尋常、茫然、戲謔與晦暗,來對應身處於「迷途」的不同樣貌,進而得到能量去朝向探求真理、永恆或了生脫死的境界。
陳彥齊以《我的觀察啦!》的裝置彰顯一種草率行事且不負責任的現象。作品如網路發言般,表面上加註了這類免責聲明於其輕率留言之中,來描繪花蓮給外地人的刻板印象;實則藉此諷刺並解鎖對於當今某種藝術展覽趨勢的困惑,例如大量堆置沒精粹過的文件、影像或物件,不負責地認定這就是「我的藝術作品啦!」並讓觀者自行解讀的潮流。
翁榛羚的《佝僂變相圖》是一幅乘載於傳統書畫長卷形式的蝕版畫。她探尋母親不願面對過往的花東私歷史時,察覺自己在心靈上傳承著刻意沉溺於痛苦中,來滿足「安全感」的矛盾。這場在不斷刻劃、腐蝕、壓印、複製如「地獄風景」的旅程中,出現一個持續在穿衣、或可從另一方向看而視其為持續脫衣者,暗指著被佝僂恐嚇並不自主地塑造自己成被別人眼下的自己,也可以有暫時坦然面對光潔的時刻。雖然這光潔曾經或將要被嚴重干擾,但那個無性別、無牽掛的境界都不曾離開。放下執念,這最原初的純然,是可以勇敢地、坦然地擁有的。
林夏玄的《Open deck // 動圖 與 聲響 (๑•̀ㅂ•́)و✧》是一件數位藝術作品。她以許多簡單的圓與方製造出科技感的抽象律動,並在多組重複性的圖形變化與聲響的疊加組合,投影出如冥想中的魔幻境界。絢麗的聲光,在一段又一段如誦經般地重複與幻化下,帶給作者一種毫無理由的出神喜悅。這次夏玄特以互動的方式,讓參與者創造陷入屬於自己當代性冥想的機會。
黃迦的創作形式相當特別,她常尋找出被迷失的或不被重視的人們,與之一起創作並挖掘出他們非常另類的珍貴。《宇宙宮》是關於台東富山海邊一間沒有信眾的宮廟中,一位通靈者許博鈞的非尋常的創作故事,它是結合實驗聲響、紀實攝影和裝置藝術的作品。許仔平凡窮困卻有著詭譎生猛的日常,充滿奇異詩意讓黃迦視為未琢磨的珍寶,並引導他一起創作並紀錄之。在電子音樂家黃一晉加入此共同創作後,更增加了音樂帶來的神性。《宇宙宮》讓隱晦於偏鄉的不尋常,成了可令人讚嘆的異常。
身陷迷途,看似是一種不幸與悲哀,我們常急於甩開並逃脫。然而若不曾陷入其中去體驗、處理、解決、而後放下,我們可能永遠無法得到智慧與能力去掙脫,並淪陷在重複的迷途循環中。這半年在花蓮的青年藝術培力過程中,從質疑到讚嘆,四位藝術家正幻化迷途為生命的禮讚。阿迷途乎!

藝術家介紹

展場空景

《宇宙宮》共創計畫

攝影、田野聲響採集|黃迦
裝置藝術、行為表演|許博鈞 
音樂、影片製作|黃一晉

 
台東富山海邊,有一間沒有信眾的宮廟,廟中住著一對通靈母子。每當神靈降落,媽媽就吟唱起天界歌曲,協助亡靈晉升。兒子許仔則擁有天線,能接下天的訊息,將聖旨即時傳遞給周遭的人。許仔今年約莫六十,國中北上桃園做工,四十歲時娶了菲律賓太太,短暫婚姻只延續一年告終。許爸是思覺失調患者,許仔也因通靈及異常言語,從小被村中鄰人嘲笑排擠。三年前媽媽生病,即便滿心不願,仍得回來照顧媽媽,這也是許仔國中離鄉後的首次回鄉定居。本作以卑南鄉富山村為核心,順著許仔向外延伸,尋找他平凡窮困日常中,詭譎生猛、詩意盈滿的世界,並傾聽通靈母子間浩瀚,卻從不被人們注意的天人對話。好地下的展覽,黃迦邀請素人藝術家許博鈞(亦為被攝者本人)和電子音樂家黃一晉進行共創,製作結合了實驗聲響、紀實攝影和裝置藝術的「宇宙宮」。
《地獄變相圖》
藝術家|翁榛羚
媒   材|銅板腐蝕、凹版墨、線香燃燒、鳳梨宣
《我的觀察啦!》
藝術家|陳彥齊
媒   材|麻糬、輸出品、環氧樹脂、環氧樹脂、單頻道錄像
《Open deck // 動圖 與 聲響 (๑•̀ㅂ•́)و✧》
藝術家|林夏玄
媒   材|數位媒材、投影

開幕式宇宙宮建置大典及座談(與談人 : 陳曉朋)

主辦單位:好地下藝術空間
贊助單位:文化部
組織營運贊助:國藝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