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話紀錄 鄧宇晴駐村創作展

策展論述

用聲音認識世界-鄧宇晴的「通話紀錄」​
​文 / 策展人 劉曉蕙​
 
胎兒還未問世已有聽覺,臨終者聽覺最後離世,人用感官走進世界,聽覺開先鋒如是來,是聲音開啟了世界的門戶。​
如果你說靜音,是指聲音設備,但世界不曾安靜無聲,聲音大小是參考值不是絕對值,如果你有打坐的經驗,你會發現聲音可以細細分辨,可以心靜去聽聲音的方位、長短和來去,說大自然如交響詩,世界是共鳴場,宇宙是大音箱,一點也不為過。​
剛從電影學院畢業的聲音創作者鄧宇晴,去年「逃離」北部移居到花蓮,她從事收音和聲音後期工作,今年仍留駐花蓮並主動以自由接案生活,她創立「 小島聲集所 Level Up Sound 」期許要建立台灣聲音資料庫,她的聲音世界根植於她感官所選擇的聲音種類和節奏,這次在好地下藝術空間的「通話紀錄」聲音裝置,是她第一次用自己錄製的聲音素材成形為空間展覽。​
不擅言語和文字並內向寡言的個性,讓她自然而然地打開耳朵的聽覺去辨識和聆聽世界,聲音形狀如波,藉由空氣的傳導,人身處聲波的海洋裡盪漾,有時候會像被撞擊被包覆或纏繞,一個用耳朵工作的錄音師,宇晴主動「逃離」都市所營造的聲響,鑽進重重山林的洞穴來到山海國度如同回到母體的子宮,找到「自身原廠設定節奏合拍」的居所,重新展開辨識生活起居的環境音,走路有「郭郭郭」五色鳥招呼、坐擁的山風海潮聲、有雷、有流水、蛙鳴、蟬聲、鐘聲…,即使花蓮環境有印象深刻的打斷對話的噴射機、運輸機或鞭炮聲,人為之聲相對的被自然之聲所包覆,這似乎反映了創作者的安居所好,移居花東環境成其必然。​
如何用聲音來作為身份認同?如何察覺聲音對人的牽引?如何引領人安靜聆聽?當視覺的五光十色隱退,聲音細緻地打開創作之門,好地下藝術空間是沒有窗的地下室,宇晴用20個罐頭手製成金銀色聽筒,從天花板垂降播放著花蓮環境錄製的聲音,有自然聲、環境聲,和街區住戶店家的人文之聲,展場極簡的黑白佈置,讓視覺的刺激降到最低限,注意力集中在金銀聽筒,她連結陸地上錄製的聲音,引領觀展者潛伏到地底下聆聽,下樓梯走進展場的佈置,彷若讓觀展者逐漸關閉眼睛,打開聽覺的門戶,地底和地面上的連結,是藉由聽筒穿透地表的傳導進入個體的存在,聆聽的當刻,人與聲音是合一。​
「我想成為這裡的一份子 」​
「聲音,是我與世界連結的重要元素」​
「各種不同以往的日常聲響。」​
移居花蓮第二年,宇晴疑惑著自身和花蓮的連結,她想擺脫在火車站被問租車,想逃避在觀光區被當觀光客,她說:「我想成為這裡的一份子 」。是的,在花蓮這個觀光地如何生活得日常感,是用居留的時間長短?設籍?或所謂在地認同?​
在好地下藝術空間展出的聲音裝置,她所揀選的聲音多屬於花蓮日常,這些聲音似乎早已經引領她的身居於此,即使生活、工作仍不安地移動,這都對比在日常聲音給她的聊慰和安穩感,於是她得以安定下來展開個人的聲音創作場。​
如她所言:「每次的聆聽與錄音,都彷彿在與花蓮對話,熟識的過程,用一次次言語之外的振動,形成一篇我與花蓮的通話紀錄。」其實聲音早先行於身體其他感官,聲音已經牽引她定居於此,而她正藉由聲音為她開啟的世界正說著故事給所有人聽,這就是鄧宇晴主觀生活世界的「通話紀錄」。​

創作自述

身為一位在花蓮駐村已經一年半的創作者,或說移居者,我每天都在努力成為這塊土地的一份子。​

去年因再也受不了台北的擁擠與速度後,順著學長的工作邀約而逃到了花蓮。當時沒有計畫居住多久,也沒有抱任何期待,一心就只想帶著家當奔離台北。慶幸的是,因工作的性質,從南到北跑了許多地方,快速地認識了花蓮的各種面貌,緩慢的步調也與我自身原廠設定的節奏合拍,對花蓮的認同似乎在沒有太多磨合之下建立了起來。​

不過,在花蓮人與遊客之間,我遲遲找不到自己的定位。工作於去年底結束,今年開始了自由接案的工作後,發現我與這塊土地之間的連結,似乎少了些什麼。每個在這裡的人,或多或少都有個關係與此地連結,不管是家人、學校,或像去年的我一樣有份工作,不禁地讓我思考,那如今自由的我,又為何於此停留?​

因為⋯⋯喜歡呀!在這個摸索人生方向的年紀中,嘗試在喜歡的地方生活著。不甘願如假日湧入的觀光客般成為花蓮的過客,不想每每出車站就被詢問要不要租車。我想成為這裡的一份子,想被這塊土地接納,想要更深入了解這裡的文化、歷史,和這裡的聲音。​

聲音,是我與世界連結的重要元素。田野錄音工作中,不斷地聆聽、探索並採集所在之地的聲響,並將空間與時間凝結的碎片,重新帶回世界中。如同攝影師按下快門前的構圖思維,在每個頻率錄製中也參雜著屬於我的視角,試圖與人分享所聽到的,想訴說的。​

初移居至東部,迎接我的並不是「歡迎來到花蓮」斗大的看板字樣,而是各種不同以往的日常聲響。走在路上隨處可聽見「郭郭郭郭…」五色鳥的叫聲;對話因戰鬥機轟隆隆的飛越而被打斷;或是夏天一到,各類蟬與昆蟲們扯開喉嚨的叫喊,大聲宣布季節的轉換。種種以往鮮少出現,或常被馬路車聲掩蓋的聲音,不停地湧入我的耳裡。​

每次的聆聽與錄音,都彷彿在與花蓮對話。我不擅言詞,但擅於傾聽。這一年半中,奇妙的緣分引領我與許多在這裡扎根的人們相遇,講述著他們的故事與對土地的情感,好像也讓我透過他們的耳朵也聽見了不一樣的花蓮。​

一個個傳聲筒,擺放在這山海之間,連結了內向害羞的我。持續地探索,持續地扎根,持續地對話。熟識的過程,用一次次言語之外的振動,形成一篇我與花蓮的通話紀錄。​

藝術家介紹

鄧宇晴

基隆出生,桃園中壢長大。畢業於國立臺北藝術大學電影創作學系,主修電影錄音。曾任職國家兩廳院場館視聽技術專員、眶框外音像製作有限公司聲音剪接師,參與電影長片《詭扯》、《複身犯》、《杏林醫院》等聲音後期製作。現為田野錄音師、自由接案聲音工作者,並創建〈小島聲集所〉作為台灣音效庫計畫平台。現居花蓮。​

🔗小島聲集所 LEVEL UP SOUND​

開幕茶會

主辦單位:好地下藝術空間​

空間組織營運贊助:國藝會

Comments are closed.